高哲铭专栏
主页 > 新闻和媒体 > 高哲铭专栏
猎云对话英飞尼迪创始人高哲铭,如何做好纽带连接中以创新力量
2016年08月01日  来源:猎云网
面前的高哲铭身材高大,棱角分明,整个人十分精神干练。 从四岁起,他已经开始自己搭建飞机模型,青少年时期几乎都是在以色列技术工程院学院度过。 七年的义务制军役之后,高哲铭回到家乡的海法大学学习经济学,并获得了海法大学经济学及工商管理学学士双学位。此后,高哲铭又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获得了MBA学位,并进修了哈佛大学的风险投资以及私募产权投资课程。 高哲铭作为同龄人中的精英,曾任职于以色列军方筛选最为严格的以色列特级飞行队,F-16战机至今仍是他的最爱。24年驾驶战斗机的经历练就了他坚韧的性格,学会了如何在混沌的状态下控制风险,在未知的情况下实现目标。 1990年,高哲铭从一名飞行员转型为企业家,并于1998年加入Infinity Group,三年后进入公司管理层成为现今英飞尼迪集团的创始合伙人之一。 中以创新的纽带 尽管只有几百万人口却成为了举世闻名的创新走廊,有着“欧洲硅谷”之称的以色列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兴企业总数超过欧洲的总和,超过了日本、中国、印度的总和,仅次于美国。Infinity Group作为在中国布局最广的外资背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将以色列的创新技术与中国的创业投资结合起来,并由此取得了巨大成功。 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以色列基金,Infinity Group在2003年与苏州中新创投合资设立了中国第一支非法人制中外合资创投基金——Infinity-CSVC,这也是Infinity Group成立的第一支中国本土基金。 2006年Infinity Group再次设立了一支3.5亿美元的Infinity I-China基金,支持人民币和美元双币种投资,其中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认缴出资了8000万美元。 今天猎云和高铭哲进行了一场对话,来进一步了解Infinity和中以创新之间的故事: 猎云网:作为Infinity Group的创始人,能分享一些基金早期的故事么? 高哲铭:我在中国遇到过很多的事情,从我们在中国建立的第一支基金起,进行过各种大型的重要投资和IPO上市,还与国家政府、地方政府一起度过经济危机,我们从这些事中学到了很多经验,成为了一个学习者。所有的这些经验可能会以一个新的点子、新的商业模式呈现出来,例如INNONATION。当然这些点子有一些也失败了,比如遭遇管理危机、产品不够好。 另一方面我们也遭遇过一些危机,比如有人想在子公司间转移财产,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不过最后结果还行,所以任何时候你都得十分警觉。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必须住在中国,这样才能体验中国的文化,我很喜欢中国的复杂多元。 猎云网:Infinity Group是如何选择早期项目的? 高哲铭:我们也有孵化器,并且在中国成立了20个基金。我们投早期项目主要取决于人,一般来说初创公司有70%转型的可能,所以哪怕你投了你认为最好的创意,它也可能会变,唯一不会变的就是创始人和团队。 中国市场的风险比较高,变化较多,聚焦互联网是个比较好的选择。但互联网的领域很多,所以我们主要看人。我并不太在乎到底具体是哪个领域,更多是取决于人的执行能力。我会看一个人是否具有跨国界的运营管理才华,因为和其他文化交流并不容易,特别是在中国。 如何分辨可靠的人呢?我个人基于长期的经验有一些判断方法。同时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身边的伙伴会告诉我他们的想法,如果大家看法一致,那就很快敲定下来。如果不一致,再去做更多的调查。在中国你需要做诚信背景调查,尤其是在推荐方你不熟悉的情况下。 猎云网:Infinity Group是如何推动中以创新投资的? 高哲铭:我们做了一些尝试,例如今年9月23日的“中以创新投资大会空中峰会”,我们会有创新专机直飞以色列特拉维夫第二届中以创新投资大会现场。在中国多年的经验让我们发现,大家通常喜欢结伴而行,如果我们能够以VIP的形式将他们有序地组织成一个小团体,那么他们在飞机上的十几个小时就可以得到充分的利用。你一旦成为了会员加入其中,便能够和大家相互交换资源,无论是政府官员,或是业界人士。所以我们认为这种形式的飞行比普通的商务飞行价值更高。 其次,我们在垂直内容领域也有许多尝试。我们做了INNONATION TV,希望加强媒体相关内容,这样人们就可以通过视觉影像的方式去了解一家公司,不必亲自飞过去。有视频有广播,这些视频资源是公开的,人们在搜索特定内容时,就能根据链接去了解这些公司。 另外,我们成立了投资基金,也在全力以赴的准备今年9月24日-26日的第二届中以创新投资大会。 猎云网:说到第二届中以创新投资大会,我们知道2016年1月份在北京举办了第一届中以创新投资大会,当时会后的成果是怎样的? 高哲铭:1月份的大会共达成大概10亿美金的投资意向,并造就了很多合作关系。我们在1月份举办了4000场B2B现场会议,这些会议带来了一系列会后活动,当然包括投资、合作关系。接下来我们计划9月份在以色列特拉维夫举行的第二届大会预计举行9000场B2B会议、250场路演,现场将会有80家公司参展,展示最具有影响力与创新性的高科技产品。 猎云网:今年9月的大会和1月大会有何不同? 高哲铭:首先,这次地点是在以色列特拉维夫。1月份在北京的大会更像是一个纯粹的商业活动,但9月份在以色列的活动同时也是对当地文化的探索,可以让你更加了解企业的多元性。 在中国,由于需要以色列公司飞过来,在数量和选择上就有所限制,而在以色列你将看到更多更棒的企业。另外,对于投资人而言,想要投资海外的中国公司和企业家,需要逐渐努力去理解所投资国的文化,这对弥合文化差异避免误解、缔造良好沟通至关重要。 猎云网:为什么以色列在创新方面如此成功?为什么会想要推动中国企业和投资方自由高效地连接以色列科技和创新生态系统? 高哲铭:每一个地方都有它的特殊性,但一般来说,以色列的创业公司想要更具突破性的技术,会挑战很多假设,也更愿意接受长期的风险,哪怕会花2、3年的时间,他们也会去做。所以两个国家衡量风险的标准不一样。而且以色列的文化很多元,所以会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此外,以色列有着非常多的创新,而中国也在逐渐地推进创新,大家都在寻求巨大的改变,所以联手合作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猎云网:以色列科技进入中国落地,有什么难点? 高哲铭:有很多。文化、语言、体制都不一样,大多数外国人不太能理解“话外音”,他们需要清楚的语言、更直接的沟通。很多以色列公司还会担心产权的问题,外国人很重视专有技术,即使该技术还没取得专利或者被广泛应用。但大多数亚洲人只把专有技术看做价值不确定的工具,尤其当它没有取得专利权的时侯。还有监管和法律、利润和风险之间的资金分布,所有的东西你都要从头学习。但这些问题也有很多解决办法,你要找到正确的人来解决这些问题。 猎云网:接下来中以创业的一个机会和切入方向您觉得是在哪里?您在中国有看到什么投资机会吗? 高哲铭:对中以来说接下来很有潜力的一个市场是医疗。无论是医疗设备还是医疗服务,前景都很光明,但目光要放长远,因为还需要时间。还有一些互联网领域,比如AI、VR、AR,这些领域都很热门,以色列在这些领域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此外农业、能源、清洁、材料和高端制造也是我们关注的,而中国也需要这些技术。 猎云网:您是如何保持与年轻创业者的思想同步的? 高哲铭:我有两个进步来源。一是我们团队,Infinity团队大多数是30-40岁的,我可以知道他们的想法。同时,我们支持的一些初创团队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我可从他们那里得到最新的想法。另外,我也可以从我的孩子那里了解年轻人的思维,他们也在中国。 猎云网:您对中国的年轻创业者有何建议? 高哲铭:我觉得现在中国的情况很适合创业,大家都应该抓住机会,不要去管会不会成功,这是证明自己最好的机会,不要管别人说什么,做了失败了是另一回事。创新的梦想基于个人的信念,真正的自信会激发支持 对于创业中的人而言,不要低估了竞争,要规范操作,目光也要看长远,挑战肯定是无处不在的,如果能提前预知了所有的困难和挑战,可能大家就不会创业了。但哪怕放弃也没有关系,至少你获取了下一次可以用到的经验。
Copyright © 2013 Infinit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英飞尼迪所有 沪ICP13040265号-1